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恐怖 >大反派也有春天2 > 1.391 树荫氏族部落女酋长来访

1.391 树荫氏族部落女酋长来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吟游诗人斯万没猜错,来人正是树荫氏族的爱欧拉族长。

收到娜米拉女巫会的传讯,赶来与领主大人商谈合作事宜。

作为娜米拉女巫会首席长老之一的黑暗精灵死灵法师尼姆菲拉斯,充作侍者同行。

按照领主大人和腐朽女士娜米拉的约定,只要找到女神的魔戒:娜米拉指环(Ring of Namira)和黑暗之心,女神就乐意与吴尘签订契约,成为斑驳金树律法中掌管「死亡法环」的女神。

没错,就是掌管死亡法环的死亡女神。

将泰姆瑞尔大陆已知的规则,融合成《金树律法》,正是吴尘正在做的事。原因也不复杂,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塔崩日”极有可能和“突变日”的情况雷同。吴尘即便能达成完美剧情,也不过收获一张5星专属地。上一次是赛博电子城,这一次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溪木领。

这也是剧情世界破碎后,玩家能够获得的最大收益。所以尽可能将这张5星专属地:溪木领的价值发挥到极致,将《金树律法》的规则运用到极限。那么量化标准也就呼之欲出:『溪木套牌』。

将一张专属地牌,拓展成一套卡牌。

这也就是为什么领主大人倾其所有、尽其所能,全力以赴经营好这片300里的溪木领。

玩家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纵然破碎(也要认真对待)。

“日安,来自河湾的神秘女士。”吟游诗人斯万抬起手臂,快步迎接。

从穿着打扮一眼就看出他是吟游诗人的女族长,微笑着挽住斯万的手臂:“日安,油嘴滑舌的溪木诗人。”

“是什么风把您吹到了溪木?”打情骂俏是斯万的天赋:“我的女士?”

“当然是……”说着,女族满脸惬意的深吸一口气:“寒落(寒塔)的威严和金树(律法)的璀璨。”

“啊……您是慕名而来。”吟游诗人斯万侧身推开酒馆大门:“不会是来拜访领主大人吧?”

“你猜?”女族长笑着入内。

微微一愣,吟游诗人斯万立刻跟上,热心的为女族长打理好住宿的一切。

“真不巧,领主大人刚刚远行。”变回老板娘装束的戴尔芬,将房间钥匙递给新客人。

“也没关系。”女族长笑着接过:“我还有些时间。”

“好的,女士。”老板娘戴尔芬不经意间丢了个眼神。

吟游诗人斯万立刻会意,殷勤的接过行礼,引领来自河湾的贵客走上二楼客房。

“是腐朽女士娜米拉的信徒。”坐在角落里的刀锋学者伊斯本,已经看破了女族长的身份。

“所以领主大人的目的,是为了引入腐朽女士娜米拉的黑暗信仰。”刀锋会长戴尔芬也猜到了。

“法环。”不愧是能逃脱梭默连环追杀,最后存活的刀锋学者伊斯本:“领主大人锻造的法环,是金树律法的诠释。绯红龙破来自改写的《上古卷轴·龙》,代表时间时间龙神阿卡托什的神圣意志。所以在所有绘制的附属魔环中,必然要注入八圣灵的神性。最后锻造出的法环才能完美无缺。”

“啊……原来是这样。”戴尔芬理解了:“所以,领主大人需要腐朽女士娜米拉掌管的死亡律法。”

“命定的死亡。”伊斯本用一贯学者的严谨补充道:“圣灵之首时间龙神阿卡托什、生死轮回之神阿凯(Arkay)、美之女神迪贝拉、慈爱母神玛拉(Mara)、怜悯与正义之神斯丹达尔(Stendarr)、元素女神吉娜莱丝(Kynareth)、劳作与商业之神泽尼萨尔(Zenithar)、逻辑与智慧之神尤里安诺斯(Julianos)还有第九圣灵塔洛斯。甚至已知的十六位魔神,我想领主大人也会有自己的选择。锻造出一个完美的律法之环。”

“你说的没错,伊斯本。”刀锋学者的猜测也得到了刀锋会长的认可:“但别忘了还有天际的巨龙。”

“说到时间的碎片,阿卡托什的落鳞。领主大人的魔光真的能行?”伊斯本将信将疑。

“真的行。”刀锋会长戴尔芬目光凝重:“福爵纳克和努米尼纳斯,甚至是第5龙破的首约。不出意外,米尔墨尼尔和撒洛克尼尔将是第6龙破的首约。”

“天哪,恕我愚蠢又无知。难道说这才是龙破的真实内涵?”刀锋学者伊斯本说了个冷笑话:“为龙**?”真不愧是伊斯本,一针见血的精辟。

却换来刀锋会长戴尔芬很认真的点头:“有道理。”

“傲达威英。”伊斯本想到了一条龙的真名:“一头美丽的红龙。”

傲达威英(Odahviing)一条上古红龙,名字在龙语中寓意“暴雪、猎人、翼”。据说或许在神话纪元的某段时间中被杀,又或许死在巨龙战争中。像许多古龙的尸骨一样,被拜龙教的成员秘密埋葬在裂谷城附近的龙墓中。阿卡维尔刀锋会通过审问拜龙教徒得知了龙墓的准确地点,也在2E 373年被刀锋会记录在案。

可与预见,此时傲达威英多半已被奥杜因复活并成为其同伙。

“所以,你也想亲眼见识?”刀锋会长戴尔芬曲解了刀锋学者伊斯本的本意。

“我只是好奇,收集全部的落鳞又会怎么样呢?”刀锋学者伊斯本睿智的笑道。

“嗯。”戴尔芬也有过类似的思考:“将所有的落鳞……披上身?”

“包括世界吞噬者奥杜因,领主大人会不会‘披鳞’登天?”伊斯本颤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激动。

按照《上古卷轴》原初剧情线,最后的龙裔通过吐目呼唤傲达威英的名字,向她发起挑战。听到召唤,傲达威英被引到龙霄宫——独眼奥拉夫在第一纪元囚禁努米尼纳斯的雪漫城堡。在雪漫领主的帮助下,龙裔使用一个古老的捕龙陷阱抓到了傲达威英。于是傲达威英向龙裔透露奥杜因飞往松嘉德吞噬灵魂汲取力量的消息。为了获得自由,傲达威英同意带龙裔去松嘉德的入口斯库达分神庙(Skuldafn Temple)——坐落在瓦洛西山脉(Velothi Mountains)高处只能飞过去的一处古代废墟。当奥杜因在松嘉德被彻底击败后,傲达威英和龙裔结盟,接受战斗的召唤,帮助龙裔作战。傲达威英对吼之道并不感兴趣,并认为帕图纳克斯试图使存留下来的龙改变信仰哲学是愚蠢。但最终傲达威英还是留在了世界之喉,不再受人关注。

正说着,旅馆大门忽被人推开。戴尔芬闻声抬头,正是气喘吁吁的吟游诗人斯万。

“龙骨!”

“什么?”戴尔芬也是一愣。

“卡吉特商人运来了一具巨大的龙骨。听说,听说……”吟游诗人斯万还没从震惊中平复下来。

“究竟是哪头巨龙的骸骨?”戴尔芬忙问。

“是红色巨兽(Red Beast)!”吟游诗人斯万吐气出声。

“啊……”刀锋学者伊斯本随即流利的背诵出一段古老的红色巨兽的自白:“我的兄弟们(比喻同族)被杀或被关押时,我一直是自由的。我知道什么时候战斗,什么时候飞行,什么时候寻找盟友。所以我站在你面前,尼克伦特(龙语:Ni-Krent,含义是‘不朽’)。坚不可摧(While my brothers were slain or locked away, I have been free. I know when to fight, when to fly, when to look for allies. And so I stand before you, nikrent. Unbroken.)。”

“我是泰伯·赛普汀骄傲的士兵,忠诚的附庸,皇冠上的一颗明珠(I am Tiber Septim's proud soldier, loyal vassal, a jewel of the crown.)。”戴尔芬也想到了:“是泰伯的红龙纳法利拉格斯!”

“没错,就是纳法利拉格斯的骸骨。”吟游诗人斯万问到了重点:“女士,这头龙还能复活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